安迪沃荷:每個人都有15分鐘的成名機會!

454
0
分享給朋友:
喜歡我的分享嗎?按下 即可持續看到喔!

在未來,每個人都有成名的15分鐘!

(In the future everyone will be famous for fifteen minutes)
普普藝術大師安迪沃荷(Andy Warhol)曾說過的一句名言,這句名言不僅僅影響了整個藝術界、時尚界,甚至更影響了音樂界,也奠定了他在這個世代不可抹滅的大師地位。

註:安迪·沃荷(Andy Warhol,1928.8.6-1987.2.22)
面對人生的抉擇關鍵與機會,我們能否面對人生中每一個機會與挑戰。「機會」掌握在我們每一個人的手裡,雖然每個人都有15分鐘成名的機會,但當機會來臨時,我們能否確實的掌握?了解自我的定位與價值,相信成名15分鐘就在我們身邊。

你不可能不認識他,安迪・沃荷(Andy Warhol),被譽為20世紀藝術界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一,他創造當代新的藝術創造形式,人們說他是一個大膽又不失序的前衛藝術家、引領了後現代主義的開端,也是眾所熟知的普普藝術教父。安迪・沃荷的成名作《沃荷式的夢露 》(Monroe in Warhol style)與為樂團《地下絲絨&尼科》製作的專輯封面一根極具性暗示的黃色香蕉。雖然也有藝術家批判他的商業與功利主義,但不可否認的是他的確為藝術開創了全新的局面,直到現在我們仍深受影響。

對於自己的作品,安迪・沃荷曾說:「如果你想了解我,不要往深處想,我就在最表面的地方,背後沒有東西了。」安迪・沃荷不介意人家說他的作品膚淺,他也說普普藝術沒有什麼好分析的,因為它就是我們看到的那樣:「很討喜、有點小聰明、性感。」他曾經針對自己的創作理念表達:「我真希望自己能發明像牛仔褲這樣的東西。某種令人牢記懷念的東西。某種大量生產的東西。」

「在未來,每個人都能成名15分鐘」
安迪・沃荷出生於一九二八年的美國匹茲堡,父母都是捷克移民,父親是礦工和建築工人,母親是幫傭。他並非紐約典型上流社會的子弟,但是在三十歲就成為紐約最有影響力的藝術家。他幼年身體孱弱,還罹患神經性舞蹈症,無法順利控制自己的肢體,大多時間臥病在床看漫畫、電影雜誌和畫畫。

這些經驗,使他以廣告設計師、插畫家的身份起家,而後轉向藝術創作。傳遞大眾藝術價值的安迪・沃荷也預言了資訊氾濫的未來,每個人都有可能在洪流中探出頭來。Google、Youtube、Facebook,我們如同他所說的生長在一個資訊爆炸的傳媒環境,新聞不斷炒熱又被遺忘,節奏快速到讓人暈眩的年代,四處竄起的網路紅人、宅男女神,這是一個沒有主角,每個人都會出名的時代,安迪・沃荷比所有人早一步看見了大眾媒體的趨勢。

他很重視人的平等,正如他推廣的普普藝術,所有人都有享受藝術的權利。
「這個國家的偉大之處在於,在那裡最有錢的人與最窮的人享受著基本相同的東西。你可以看電視喝可口可樂,你知道總統也喝可口可樂,麗斯·泰勒喝可樂,你想你也可以喝可樂。可樂就是可樂,沒有更好更貴的可樂,你喝的與街角的叫花子喝的一樣,所有的可口可樂都一樣好。」這樣平等的概念也顯露在他的創作中。他喜歡用「絲網印刷技術」保證了藝術品的大量可重複性、以及價格的低廉性。他認為可複製的商品是在工業時代對自由與平等的最好饋贈。 將高雅藝術與通俗藝術無界化是沃荷藝術中對後世影響最深遠的部分。

一直到死後都仍然備受世人注目的安迪・沃荷被評為死去後最會賺錢的人,也有人說他是社交動物,是個愛戴假髮的怪胎、神經質的同性戀,人們對他傳奇的事跡提出總總評論,當然他面對這些評論也只是聳聳肩說:「我從來沒有不在狀態,因爲我從來沒有狀態。」他一點都不怕世人批評他,因為成為眾人的焦點就是他的人生宗旨,所以那些是是非非都他來說都不算什麼。

安迪・沃荷的普普風範的確耕植在我們的心裡了,以前我們以為普普風格就是大眾、就是拼湊的色彩和複製的印象,事實上普普藝術的確是藝術史上的另一個里程,因為有安迪・沃荷不畏批判的前衛作風,也為當時的紐約和當代的藝術帶來了新秩序。如果有天你在他的家鄉匹茲堡進入了安迪・沃荷美術館,也許走了出來你仍對於館內的藝術品無動於衷,因為普普精神是輕鬆的,普羅大眾都可以接觸的藝術,它可不想讓你花費太多腦力,但是縱觀過安迪・沃荷的傳奇一生,你必然會屏氣凝神,因為他的人生是一件最精彩的藝術品。

↑安迪・沃荷幫名人們拍立得

出處:來源來源來源

分享